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强奸狂人
强奸狂人

强奸狂人

北海道的肥沃土地所种场出来的玉米,虽然还是没有台湾的改良玉米大,但其风味却是改良玉米所无法比拟的。被其味觉冲击的何雯雯,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她,留意她的一举一动。随後,何雯雯便在自由时间里,跑去逛逛附近的商店,买些日常用品和零嘴。

  当何雯雯到达旅馆附近的健身房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九点以後了。好在这里的健身房,是属於美国一家连锁健身房的分支,24小时经营。所以也不必担心会被赶走。雯雯在门口缴了约两千日币之後,便走了进去。

  在北海道的晚上,似乎没有什麽人要上健身房。所以在十点的时候。健身房内,除了一个看着柜台的肌肉男教练管理以外,就没有别人了。

  在大约十点半的时候,做完运动的何雯雯,从二楼走下来,却发现管理员在锁门。她连忙走上去问∶「为什麽要锁门呢?」「因为怕别人打扰。」「打扰?」

  「对阿!打扰我强奸你。」说出这句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我强奸狂人!

  何雯雯吓得转身就逃,而我一个箭步上去,便甩了何雯雯一巴掌。眼冒金星的何雯雯,在神智恍惚的状态下,被我拖到楼梯下的一台健身器材旁。先要说明,这是一台很有用的健身器材。主要功能是在於训练大腿内侧的肌肉。方法很简单。先坐在椅子上。将大腿靠在健身器材的软垫上,用力将大腿合起来。

  合起来的同时,会拉起预先设定的重量。我便将何雯雯的双手在这台机器上,并将她的大腿,牢牢的固定住,将重量设定在40公斤。做完,我便拍拍何雯雯的脸颊。让她清醒过来。

  「何小姐,你要是不用力将脚合起来的话,我可没有办法克制我自己的情欲喔!」我说着∶「首先,我还是先将你的衣服全部扒光好了。」说完,我便用力扯着她的衣裤。没过多久,何雯雯便赤裸裸的呈现在我的面前。被多人玩弄,做爱过的何雯雯,胸部似乎更大了一点。胴体也更加成熟。

  掩埋在萋萋芳草之中的蜜桃,也散发出诱人的味道。刚做完运动,汗水淋漓的她,散发着一种结实,健康的美,刺激着我每一根神经,和我的分身。

  「要是你能够撑过六个红灯,不将双腿张开的话,我就饶了你一命!」我一边亲她着的额头,一边说道∶「从绿灯到红灯约五分钟,所以从现在起总计是三十分钟。」「你~你下流!」雯雯绝望的反抗着∶「快放开我!不然我叫警察抓你。」「你说的是谁啊?」我顺手将面膜抹去,并且看了看自己的名牌∶「你说可怜的替死鬼,水野先生吗?」这时,我已经是用字正腔圆中文说话∶「我想,你应该听过我的大名吧?东京强奸狂人正是在下。」「没听过!快放开我!」雯雯还是不死心。唉~都念到大学了,还这麽蠢!

  「没听过?没关系。过了今天,你一定会永远记得我的。」我拍拍她的脸颊,说道∶「规定依然存在,你要是在三十分钟内大腿一张开,我就毫不客气的享用你!」「你┅┅你┅┅你你┅┅你!」这时候,雯雯已经气到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「你你你你什麽?要我现在就操你啊?」不知为何,我现在渐渐开始想放狠话性格也又点暴躁。我拧了她的大腿几下,只见她痛的都快说不出话来了,双腿依旧死命的夹着那健身器材的软垫。很有志气!我喜欢┅┅摧残这样的女性!

  我跨坐在她的大腿上面,双手不停地来回抚摸着她的身体。我舔食着她的耳垂,亲吻她的粉颈,以及她的乳头,她的身体很诚实的反应着。很快的,她那对小樱桃已经挺硬,脸颊也露出些微的红晕。喉咙中更是流露出一丝丝的娇喘声。

  她的双腿,虽然颤抖着,却丝毫没有张开的倾向。看来,我是小看了她的体力了。

  「我就不信你忍受的了这个!」说完,更深层的凌辱,开始了。

  我的双手,渐渐地往下移动,轻抚她平坦的小腹,拨弄着她的嫩草。她的娇喘更加大声,更加频繁。我的手指,突然抓住一小撮阴毛,用力的一扯,便扯下来了。她对这突然来的剧痛丝毫没有防备,痛的她流出泪来,而她的身子,更是剧烈的扭曲着。可是她的双腿,依旧夹的紧紧的,没有丝毫的松懈。

  「你不公平!」雯雯嘶吼着∶「你怎麽可以玩弄我?」「什麽是公平?你天生丽质,有人天生残缺,那公平在哪里?」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我的手继续往下移,用我的中指,勾挖着她那蜜贝的细缝。

  「啊~~啊啊!不┅┅不┅┅要!」雯雯娇喘着∶「快┅┅快拿开!不┅┅不要┅┅」「女人就是这样!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?一下说这个,一下说那个,身体却又反映着另一个。」我并没有停住,反而挖得更深,更快,而雯雯的娇喘,也更大声。她的下体,也渐渐地湿润。

  「看这是什麽?」我将沾满淫水的中指,拿到她脸前「还说你不想要,我看你的身体,很想要嘛!」我将中指在她鼻子前一抹∶「自己闻闻吧!」说完便又将中指插回她的蜜桃中,继续的抠挖、旋转。没过多久,我更是将中指绕过她的蜜桃,在她的菊花前来回地蠕动着。

  「拜托!不要!」雯雯的眼睛突然张开,大声的哀求着∶「不要用那里!」「不要用哪里?」这下我可高兴了∶「不讲的话,我哪知道是哪里?」「拜托你,不要搞我的屁眼。」雯雯说到这,脸又垂了下去,似乎说这两个字是奇耻大辱。不过没关系,我的目的只是要让她分心,耗尽心力而已。

  「不插那里,玩弄总可以吧?」我一边笑,一边将手指来回蠕动,用指甲刮着上面的扩约肌。

  「啊~~嗯┅┅嗯┅┅呜呜呜~~求求你!」此时雯雯是麻痒难当,却又毫无抵抗之力,痛哭流涕的乞求着。我却相应不理,继续挑衅着她的菊花。

  时间渐渐迫近,眼见只剩下一分钟而已。照雯雯的肌肉绷紧程度来看,她也快要到极限了,但是撑个一分钟,应该还不成问题。反而是她的神智,似乎也快要崩溃了。在加把劲┅┅应该可以好好的享受一整晚。

  叮~时间到的铃声,她还是没有将双腿张开,不过她的神情,似乎松懈许多了。嘿嘿~我到手的羔羊,有跑掉过的吗?

  「时间到了~!放开我!」雯雯还是太天真了∶「快方开我啊?!」「哈哈哈~!我强奸狂人,一诺千金,决不食言!」我狂笑着,走向机器的背面,又放了20公斤上去。

  「你说谎!你答应过我的。」雯雯对这突然来的重量,显的难以招架,双腿不停的抽搐着∶「你答应要放过我的!」「我曾经答应过你什麽?我并没有说过我不你。我只记得我说你要是撑过30分钟,我就饶你不死。」我走回去前面,在雯雯的面前脱光我的衣服,再度坐在她的大腿上。亲吻着她全身的每一寸,舔舐着她的双乳,我的双手也再度侵略她的下体,尽管她的双腿,依然努力的紧闭着。

  「再给你一次机会!听好,这次要是你撑的过一个灯,我就放过你。」我说。

  「你说的!不反悔!?」雯雯的双眼中冒出一丝丝的希望。

  哈哈哈~~她还是太嫩了,有可能放过她吗?我再度站起,再加了十公斤上去。这下是70公斤了。就在我放上去的一瞬间,雯雯的大腿也张开到一个限度。但是这个限度,很显然的不是雯雯可以接受的限度,因为她在大声的嘶吼着,额头上斗大的汗珠也不停地冒出。

  「要是你的腿能合的起来,我现在就放你走!」我骄傲的看着自己的杰作。

  雯雯努力的想将自己的双腿合起来,可惜她刚刚才用了许多力量去让她的双腿不张开,现在她抽搐的双腿,根本就无法合起来。

  我又错了!雯雯的双腿,一点一滴的再度合起来。照这样看来,她在红灯再度亮起前,是有可能将双腿合起来的,要是我不阻止的话!

  我一个箭步走上去便站在她双腿中间。她因为用力而紧闭着双眼,似乎没有看到我的作为。我将自己的分身瞄准她已经又乾枯的蜜穴,狠狠的插了进去!

  「啊~~~你!啊~~好痛!」何雯雯再度哭了出来∶「你怎麽可以这样?」「我什麽?我又没说这时候不你!」我淫笑着∶「你还是可以把脚合起来啊,要是你做得到的话,我还是会放你走的」「你┅┅喔~~嗯┅┅赖皮!」她娇吼着,此时她的蜜贝经过刺激,以再度泛滥。

  「对~~!我赖皮!」我不否认,跪在她面前,大力着她的我,是有点赖皮∶「我又没说我不赖皮,我只说我一诺千金而已。」「快┅┅离┅┅」雯雯此时已被我干到讲不出完整的句子了。

  「快?你自己说的喔!」说完我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每一次插入,都狠狠的抵进她的阴道最深处。干的她欲仙欲死,却又不能表现出来。只见她涨红的脸颊上,结着许多晶莹剔透的汗珠,我忍不住便舔了她的脸,她的双唇,依旧紧闭着,不使自己发出任何娇喘。

  我再度站起,跨在她身上,将我那沾满她淫液的火辣棒子,再度捅入她的娇躯内。干了没过多久,我突然将自己的棒子抽出来,挑逗着她的阴唇,并且问道∶「还想不想要ㄚ?」这丫头这麽死脑筋,一定说不要。

  她不说话,但是羞红着脸的摇了摇头。真够硬,我不理会她那微弱的反抗,继续我的抽插,我用力的干着她的小蜜桃,干的她的蜜桃水源源流出,欲仙欲死,但是她还是不动声色,甚至咬紧牙关,一声也不吭。没关系,看我的!我边把她的淫水掬到她的小菊花上上,一边以我的手指不停的抠挖,润滑着肛门的内部。

  没过多久,我又把插过她菊花的手指拿上来,在她的面前晃动几下,并且硬塞到她的嘴唇中抹了几下。她努力的想回过头,可是还是被我得逞了。

  「等一下,就不是我的中指去刮你的的小菊花了!你等着看吧!」说完之後,我便移动她的胴体,开始连她的菊花一起干。一边插上面的小蜜贝,一边刺着下面的菊花。每一次我插进菊花时,她都痛的吭一声,而每一次我插入肉贝时,她都像感到舒服的轻哼,到後来,她终於忍不住自己的欲望而淫叫出来。我更是兴份的猛插她的小蜜贝,插到她的阴唇向外翻了出来,她那菊花我也不放过。

  过没多久,神智已经不清楚的她,呼吸突然急促起来,阴道也渐渐地缩紧、蠕动着。夹的我的棒儿无比的舒服,简直就快要被她挤出来了。直到最後,当她的阴精喷射出来时,我的阳水也不甘示弱的回应着她,火辣辣的阳水更是烧得她大声地娇喘着。

  不知为何,我却没有因为射精而消火,身体反而更加炽热。一股欲念在我心头不停的环绕着┅┅奸杀,奸杀!我的神智渐渐模糊,丝毫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。就在我退入黑暗前,我看见一个黑影,逐渐拢照着我。原来是我的负面人格,.

  你他妈的给我停手!我在自己的身体里狂吼着。从眼睛透进来的光里,我似乎看见我的手,慢慢的形成手刀,指向神智不清的何雯雯。

  作梦!我要让你知道,奸杀女人的快感!

  不要!这不是我们该做的事情!杀人是天理难容的!

  那强奸呢?那就可以?

  以前在远古时代的时候,并没有婚姻,伦理道德。当时人类就像猿猴一样,还不是看了喜欢的就上?但是杀人就不一样了!

  呵呵~满口为自己诡辩!到头来还不是为了自己的欲望?强奸为欲望,那杀人也可以是为了欲望!杀杀杀杀杀!人生不为己,天诛地灭,不是吗?

  你又不一定要杀她!

  错!错!错~!我今天一定要杀她!杀了她,我就可以永远拿到主控权!

  凭我的能力,我本来就应该要当主要人格的!不是你这天杀的胆小鬼的副手。

  我让给你,只要你不动她,我让位给你

  笑话!现在决定权是在我的手上,我干麻听你的?

  「你错了~!决定权是在我身上!」说完,便有一个男人的身影,飘然进入健身房内。

  「翔~~你来就好了!┅┅他马的狗杂种!你来干麻」一句话内,同时有两个人格,我看也只有我才会发生这种事了「我早担心你最近心神不宁,迟早会被心魔所困。果然不出我所料。」翔一边说话,一边拔出背後的长刀。

  「紫焰梦陀铃?!你想拿她来干什麽?别忘了,你砍了我,幻也会死於非命的。」负面人格的我,这时已经完全掌控我的身体,使我没办法说话。

  「我不会伤错人的!我要杀的是你!认命吧!」翔欺身直进。在我所不能及的速度,飘然拔了一刀。我却看见向後纵的自己却在刀锋离自己鼻子不过一两公分处躲过了。

  「哈~这点小技两也想在我面前卖弄,可别把我跟幻那白痴比!我可是会将自己体内的力量,用到淋漓尽致的。」原来我自己的能力,还没发挥到极限,难怪在能力上比我还强上许多。

  「哈哈~可惜你太傻了,闻到了没?蛮栗婴的香味?」翔一边走近,我一边退後∶「我从来就不打算砍你,我要用的是灭魂大法,将你化去」翔一说完,便祭起忍术的九字真言∶「临,兵,斗,者,皆,陈,列,在,前!破魔!」未了,翔的指尖放出一道金光,将我笼罩着,我体内巨大的黑影,也慢慢的消失┅┅************

  「翔,你真的要走?」我问道∶「那,小夜猫老大要随行吗?」「我有跟他提过,他应该会去的。」翔边整理行李边说道∶「这次的机会要是错过了,不知道还要等多久。」「安心的去吧,经过上一次,我也渐渐领悟到如何激发体内的浅能,不会有问题的。」我继续说着∶「要是你回来了,我还在的话,记得要找我喔!」「嗯!走了!」说完,翔一阵烟似的,溜出窗外,向远方奔去。

  唉~!生命恢复平淡,无聊,下次要去哪里好呢?我看,先离开日本吧┅

【完】